時論廣場》烏克蘭的納粹糾結(周陽山)

時論廣場》烏克蘭的納粹糾結(周陽山)

科博馆反毒特展跨界民俗「药魔鬼怪速速退散」登场劝世

2013年底開始的反亞努科維奇政府示威,班德拉頭像涌現在人羣團體中。(圖:周陽山提供)

我们的秘密

2014年烏克蘭的顏色革命中,親俄的總統亞努科維奇被親西方的示威者所推翻,後來逃亡到俄羅斯。而在前一年底的反政府示威中,班德拉的頭像經常涌現在人羣之中。到底誰是班德拉?他與烏克蘭顏色革命有何關係?

班德拉(Stepan Bandera,1909~1959)是西烏克蘭民族主義運動「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的領導人,該組織曾積極地與納粹合作,由德方提供經費支持該組織在蘇聯進行破壞活動。1932至1933年他擔任該組織加利西亞地區的副指揮官,到了1933年6月成爲了該組織加利西亞地區的首腦。

1941年6月30日納粹佔領烏克蘭之後,班德拉在《烏克蘭國獨立宣言》中指出,「將與納粹德國緊密合作,在希特勒的領導下共同建立歐洲和世界的新秩序。」而在其後的「班德拉運動」中,烏克蘭西部的波蘭人有10至13萬人被殺害。 戰後,班德拉逃亡到德國,1959年10月15日他在慕尼黑被赫魯雪夫派遣的KGB特工暗殺身亡。

2010年1月22日烏克蘭總統尤申科授予班德拉「烏克蘭英雄」的諡號,歐洲議會予以譴責!第二年,親俄的亞努科維奇擔任總統後,立即宣佈爲非法,並撤銷班德拉的英雄頭銜。但隨着2013年底開始的反亞努科維奇示威,到隔年親西方的顏色革命迅速展開後,班德拉頭像不斷在反政府的人羣中涌現,當亞努科維奇倒臺後,波羅申科政府上臺,情況越演越烈。

全球泛华青年剧本创作竞赛 数千名观众在云端看戏

2018年12月14日烏克蘭西部的利沃夫會決議將2019年定爲「班德拉年」,引發以色列駐烏克蘭大使黎翁抗議!2019年3月,當年親納粹的「烏克蘭民族主義者組織」參戰者被正式賦與退伍單人地位,開始享受榮民福利,以及免費的公共交通、醫療、年金及公用事業優惠等特殊待遇。

2022年2月24日俄羅斯對烏克蘭發動全面入侵,稱之爲「特別軍事行動」,其目標是使烏克蘭「去納粹化」和「非軍事化」。許多人質疑所謂「納粹化」根本是子虛烏有。

2023年1月1日烏克蘭最高議會「拉達」紀念班德拉114歲誕辰,在推特上發佈了一張烏克蘭武裝部隊總司令札盧日內將軍在班德拉畫像下引述的幾句話:「當一個國家在麪包和自由之間做選擇時,它選擇了麪包,最終會失去一切,包括麪包。如果一個國家選擇了自由,那麼它將擁有自己創造的麪包,沒有人會把它奪走。當俄羅斯帝國不復存在時,烏克蘭民族主義的完全和最終勝利就會出現」。

《汽车股》封城阴霾已散 IKKA-KY上月营收回温、H2正向

烏克蘭國會的社交媒體補充說:「目前的鬥爭是針對俄羅斯帝國的,班德拉的這些指導對武裝部隊總司令來說是很正常的」。對此,波蘭總理莫拉維茨奇表示,波蘭對任何美化班德拉的行爲抱持極端批判的態度,在這裡不容許任何空間存在,他強調:「對任何美化甚至紀念班德拉的行爲,我們都是極其批評的。」對於烏克蘭人在二戰中的罪行,「不可能有絲毫的讓步,讓那些否認那場可怕的種族滅絕,是不可想像的事情,對於不想進行全面賠償、全面認罪的人,我們絕不寬容」!

在二次大戰結束後,英、美、蘇三大國協商決定,將波蘭東部約2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割讓給蘇聯,由烏克蘭、白俄羅斯和立陶宛3個加盟共和國瓜分。這裡原先住着大約440萬波蘭人,其中78萬波蘭人自烏克蘭迫遷,23萬人從白俄羅斯轉移,還有近17萬人從立陶宛的老家趕出來,總數約有120萬波蘭人自此顛沛流離!

《热门族群》游戏股8月营收多平淡 它首破12亿最够「利」

在迫遷的過程中,許多波蘭人被親納粹組織「烏克蘭起義軍」活活打死,他們的眼睛被挖、舌頭被拔,房屋焚燬,甚至被綁在樹上等死,許多史家指出,這段種族清洗的歷程,實在讓人慘不忍睹。

但是對這段悲慘而黯淡的歷史,西方政治人物似乎無動於衷,而且不以爲意。今年9月24日澤倫斯基總統訪問加拿大國會,加拿大下議院議長羅塔歡迎他,並在國會下院當場表揚一名烏克蘭裔的加拿大老兵洪卡,特別表彰他的英勇事蹟。這位老兵現年已98歲,羅塔稱頌他:「是烏克蘭英雄、加拿大英雄,我們要感謝他所做的一切貢獻。」於是議場內響起了掌聲,向洪卡致意!還兩度起立爲他鼓掌。

但尷尬的是,猶太人權組織「西蒙維森塔爾之友中心」旋即揭露,老兵洪卡其實是二戰時期的納粹份子,他曾服役於納粹德國親衛隊第14武裝擲彈兵師,亦稱「加利西亞第1師」。這是二戰期間在納粹德軍指揮下,由烏克蘭族人組成的志願部隊,其成員被指控殺害波蘭人和猶太人。

面對猶太組織的指控,政治經驗老到的羅塔公開道歉。他說「我瞭解到更多訊息,對自己的決定感到後悔」,他要向猶太社區致上「最深切的歉意。」加拿大總理杜魯道辦公室則指出,邀請洪卡的決定是議長自行決定的,道歉是「正確作法」。

這段意外的故事充分說明,在許多當代政治人物眼裡,只要依據當前的政治氛圍,大聲疾呼「反俄」,就是政治正確的選擇。至於真相如何,只要不被揭穿,其實都無所謂。